奏响“迁返融”三部曲 焕发古村落新生机

2017-12-27 16:47中国改革报

篁岭景区
摘要:2014年,公司与许村镇政府达成协议,将“怡心楼”整体搬迁至篁岭修缮保护。迄今为止,篁岭的120多栋老建筑中,有20多栋是易地搬迁来的,使篁岭成为婺源老建筑密度最大的村落之一。

江西省婺源县全力打造乡村旅游发展“篁岭模式”

u=872521972,3151858327&fm=173&s=D7A2ADE15E63B2CA04B1042C0300F052&w=640&h=397&img

婺源篁岭“晒秋”民俗景观

“窗衔墉岭千叶匾,门聚幽篁万亩田。”篁岭古村静卧在江西婺源东部的群山之中,清一色的徽派房舍依山而建,整个村落宛如挂在山坡上。为解决山居条件下无处晒农作物的现实难题,村民有意在三楼形成前后高度差,并在房屋前方搭建木架,托起圆圆的竹簟,形成独一无二的“晒秋”民俗景观。

粉墙黛瓦、雕梁画栋的徽派建筑,四季风光各不同的万亩梯田,络绎不绝的游客,生活美满富足的村民……如今的篁岭古村,处处一派宁静祥和的景象。

u=1182930556,3878957269&fm=173&s=AA3A7E8740C37EEE5BB1847403004073&w=600&h=372&img

旅游开发前的婺源篁岭古村

u=550893098,4081588051&fm=173&s=A1921FD90C1B4AC414907D440300C0B0&w=640&h=446&img

旅游开发后的婺源篁岭古村

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 付朝欢 摄

如果把时间的指针拨回到2009年,谁曾想到,这座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古村,和全国其他濒临消亡的古村落一样,年轻人外出打工,村子半空心化,徽州古建年久失修,梯田荒废,“晒秋”景观逐年消失。

是什么力量让古村落焕发新生机?制约婺源乡村旅游发展的瓶颈如何逐一攻破?旅游开发与古村落保护之间的关系何以理顺?日前,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来到篁岭古村,在田间巷末,在“天街”的小店里,在和当地村民的交流中,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

产权置换

盘活旅游开发“棋局”

“过去村民都有意愿搬到山下去住,但苦于经济上实现不了,老房子破破烂烂的,几千块都卖不出去。公司搞旅游开发后,在山下修了新房子,置换村民在山上的老房子,我们都高兴得不得了,可以说,一拍即合。”73岁的篁岭村村民汪志元跟记者娓娓讲述着近几年篁岭村的变化,他口中的旅游公司即婺源县乡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u=1084841131,3728883722&fm=173&s=403A72D9D019DE6E0ABCAF11030040D7&w=640&h=398&img

婺源县乡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山下修建的篁岭新村

2009年,婺源县乡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开始融资介入篁岭,希望利用古村和梯田资源,挖掘与展示民俗文化体验与农耕文化。毫无疑问,村落公共景观、村民私人住宅与旅游经济的产权纠葛,是制约乡村旅游发展的第一瓶颈。

公司董事长吴向阳是乡村旅游开发领域的“老兵”,从婺源县第一个民营旅游景区鸳鸯湖,到大鄣山卧龙谷,再到篁岭村,有着15年乡村旅游开发经验的他想到一条明晰产权的“出路”——以山下新宅置换山上老宅。

随后,该公司经过与县、镇两级政府协商,投资1200万元,在山下交通便利、临近本村农田的乡村公路旁,建设安置房68户,老年、单身公寓24套,并配套基础设施,对篁岭村的320名村民进行整体搬迁。

“绝大多数村民都是非常乐意搬到山下住的,但还是有三四户人家有种故土难移的情结。”婺源篁岭景区常务副总裁曹锦钟坦言,全面产权收购、搬迁安置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当时他还有一个特殊身份,即村民6人理事小组成员,挨家挨户多次上门劝说,最终这几户人家看到了搬到山下的村民生活生产条件得到极大的改善,才逐渐转变了观念。

曹锦钟告诉记者,在整体搬迁的过程中,县、镇两级政府的支持力度非常大。“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给当地百姓做思想工作,确定搬迁安置方案。”

一子落,全盘活。2012年,该公司通过“招拍挂”,获得了古村3.3万平方米建设用地的使用权。在解除地质隐患,改善村民居住条件和农业生产条件的基础上,实现了产权清晰,整体盘活了古村旅游开发经营权。

精准返迁

原住民“零距离”就业

“篁岭模式”的特别之处在于,不仅是把村民“迁下去”,还要把村民“请上来”。

搬迁安置的“迁下去”是第一步,这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与开发古村落;当古村完成规划建设、风貌修缮,开始运营时,需要有选择地把村民“请上来”,展示晒秋、当地手工艺、民俗小吃等,从而呈现一个有生活气息的古村落。

u=1416911549,3633564829&fm=173&s=41A08AF24C3396DC14BDF8AE03003001&w=640&h=446&img

晒工坊的“晒秋大妈”正在包玉米粿

景区晒工坊的楼台顶层是拍摄篁岭村村貌和体验晒秋文化的绝佳位置。游客欣赏美景之余,还不时能闻到楼下“厨房”里传出来的阵阵农家饭的香气。原来楼下有家民俗小吃的店铺,3位60多岁的“晒秋大妈”正忙着蒸玉米粿。“我们从今年3月开始在这里干活,每天有65块钱(工资)。”其中一位大妈,一边包着玉米粿,一边和记者闲聊。

这3位“晒秋大妈”只是篁岭发展模式的一个缩影。据了解,目前公司300余员工中有70%是当地村民。“一方面,景区日常运营需要服务业从业人员;另一方面,‘篁岭模式’的设计,也是让更多的村民参与到项目的开发中来,做活当地经济。”曹锦钟说。

2016年,篁岭景区支付给村民的工资就有500余万元,村民旅游创业收入600余万元。篁岭村人均年收入从旅游开发前的3500元,提升为4万元;户年均收入从1.5万元,提升为13万元。

u=217864432,3338897096&fm=173&s=D38027AF4081F8EF341DE4A00300F073&w=640&h=397&img

篁岭村民在山下经营农家乐

“村民在山下开起了农家乐,都发了财。”汪志元告诉记者,女儿、女婿毅然放弃了外地月收入9000元的工作机会,返乡在山下的篁岭新村开起了客栈,今年油菜花旺季时,一个月就实现毛收入十几万元。

目前,篁岭景区周边晓容、前段、栗木坑等村庄有50余家从事农家乐经营,户均年增收5万元。篁岭项目开发,改变了以往开发商大包大揽,村民只捡些便宜小钱的模式。景区里的精品酒店主要面向高端消费群体,而中低端消费人群给村民农家乐带来很大的接待市场。

此外,公司还将村落四周大半抛荒的梯田进行流转,在每年支付流转费用的同时,雇佣当地村民,按照公司制定的种植方案,打造“千亩梯田 四季花海”,与村民共同开发观光农业,形成经营产业链条,让村民“零距离”就业,足不出村赚钱。

修旧如旧

古村风貌复兴有“术”

“古村风貌的复兴是制约婺源乡村旅游发展的又一瓶颈。一个活态的、有炊烟袅袅、有鸡鸣犬吠的古村落还不够,篁岭古村还需要有文化深度。”在吴向阳看来,保存婺源村落和文化的“原真性”尤为重要。对村庄进行全面产权收购、搬迁安置,这只是起步和基础。接下来,要彻底对村落建筑及风貌体系进行规划、保护,挖掘古村内涵,对古村进行文化灌注。

u=801465129,136724666&fm=173&s=2A911BC78663B15D1CDF8C880300B093&w=640&h=397&img

复原后的“天街”古巷

吴向阳和他的团队做到了。旅游开发前的篁岭只有两个杂货铺,开发后则复原了近500米的“天街”古巷,两旁徽式商铺林立,茶坊、酒肆、书场、砚庄、篾铺,品相繁多,古趣盎然。村落里还集结了一批龙尾歙砚、甲路油纸伞、婺源龙灯、苏绣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者,在街里巷间传授、展示工艺绝活。

“还原古村风貌,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景区自开发建设至今,3个多亿投资中的绝大多数都用于搬迁、修复、营造、做旧、保养等繁杂的‘修旧如旧’工程。”曹锦钟带记者来到“众屋酒吧”,他指着酒吧里的木雕介绍说,近2年来,仅修复工程这一块,平均每天有4万余元工资款注入篁岭和栗木坑、晓容、前段等周边村落。

全手工打磨的篁岭古村,还唤醒了沉睡的“婺源三雕”(砖雕、木雕、石雕)工艺。许多工程参与者在修复过程中习得了手艺,更有一些手艺精湛者,组建了专业古建修复团队。

u=788053183,3551781053&fm=173&s=BD994E91555D33CC0C2C51AD0300C022&w=640&h=397&img

怡心楼

值得一提的是,篁岭景区还开创了老建筑保护利用的“寄养”模式。现位于“天街”古巷的“怡心楼”,就是“改嫁”到景区来的古建。“怡心楼”原先落址在许村镇,花窗门片屡屡被盗,行将颓废。当地政府很想保护,却苦于无人无钱。2014年,公司与许村镇政府达成协议,将“怡心楼”整体搬迁至篁岭修缮保护。迄今为止,篁岭的120多栋老建筑中,有20多栋是易地搬迁来的,使篁岭成为婺源老建筑密度最大的村落之一。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经过“整体搬迁—精准返迁—产业融入”这三部曲,“篁岭模式”在破解乡村旅游混沌的产权关系、复杂的利益诉求、无序的运营管理、碎片化的乡村景观等系列瓶颈问题中脱颖而出,通过实施“农业+旅游+休闲+文化”战略,将农户真正融入多产业中,成功打造了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的“升级版”。

(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 付朝欢)

责任编辑:宋璟